您的位置:黃石新聞網 > 報摘新聞 > 正文

新華僑報 臺當街砍人原因不會是“隨機的”

發布時間:19/06/27 來源:http://www.shwasportal2.com 編輯:太陽城管理   

  12月11日電 日本新華僑報10日刊文稱,據日本厚生勞動省最新公布的統計結果,最近15年間,日本35歲到54歲的中年待業人員激增了2.5倍,已經達到了273萬余人,他們大多數要在待業狀態下迎來中年危機。如果放任中年待業人員繼續“混日子”下去,早晚要在邁入老年后把日本啃空。

  文章摘編如下:

  3月30日電 近日,臺灣一四歲女童當街被砍頭一案震驚臺灣社會。臺灣《中國時報》30日刊文稱,每次看到“隨機殺人”的說法就覺得不對勁。殺人不可能是真正隨機的,尤其是兇手,絕不會是隨機的,必然有蛛絲馬跡可循。以98年至今所謂“隨機殺人”事件已經有10個案例,導致9死36傷。這10位兇手都是男性,大半是20幾歲,多屬社會邊緣人。幾乎都沒有好的兩性關系,在職業或學業的表現上遠遠落后,難以融入主流社會。這每一點都不是隨機的。

  文章摘編如下:

  日本的社會保障經費年平均14萬億(日元,下同),低保戶也在今年7月再創歷史新高,達到了216萬人次。

  有日本年輕人在看到這組數字后說:“想想自己現在交的稅金將來要給他們養老,我就不寒而栗,這得有多少年輕人才能供養得起他們!太不公平了!”

  在年輕人們感到不公平的同時,這273萬中年待業人員也同樣感到命運的不公。他們剛畢業就趕上日本的就業冰河期,因此沒能在預期內找到穩定的工作,只有靠打零工維持生活,月平均收入在17萬到20萬之間,接踵而至的還有東南亞金融危機、全球金融危機等,2000年,日本厚生勞動省首次關注到待業人員問題,當時這批人還處在20到24歲左右,打零工的月收入和剛剛工作1、2年的正規員工不像上下。

  他們當中也不乏有人沾沾自喜,覺得打零工到點兒就能下班,而正規員工卻要留下來加班,賣身給公司做牛做馬。然而15年過后的今天,待業人員和正規員工都是38歲到42歲前后,正規員工的月平均收入已經增至35萬日元,而待業人員依舊還在17萬到20萬前后徘徊,再也偷笑不起來。

  273萬,已經不單單是“中年危機”了,而是日本全國的危機。為了打破困境,東京都從今年開始,專門針對30歲以上45歲以下的待業人員進行就業支援,由專人對他們進行商務用語、自我推薦、業務培訓等,另派都政府人士請各大企業人事部負責人“喝茶”,讓他們嘗試性的雇傭中年待業人員,為期限1個月,這1個月的工資不是由公司,而是由都政府支付,如果1個月后覺得此人還可用,就自動留用。

  企業不是慈善機構,既然給出同樣的待遇,自然想找年輕的猶如白紙一張的人才好培養、灌輸,日本厚生勞動省的勞動經濟分析結果也顯示,在雇傭待業人員時,有半數企業都將年齡限定在了30歲以下。

  假如是隨機的,表示每個可能樣本的機率相等,但在殺人事件里為何犯罪者多為男性,而受害者多為女性?為何犯罪者以血氣方剛的壯年為主,受害者多為年幼女孩?為何事業有成、工作規律的人鮮少殺人,相對地,無業者因為四處閑逛而犯錯的機率上升。成家有兒有女的生活壓力甚大,但逞兇斗狠者少之又少。

  王姓兇嫌嗑藥,吸毒藥癮絕對不是隨機的,某些人就是比另外一些人可能接觸到毒品,可能因而嘗試,即使吸毒的累犯也有線索。再次吸毒者與戒斷者有所差異,如果有正當工作、有宗教信仰、被密集追蹤者,戒斷率明顯上升。社會的控制、警方與醫療等專業人員的介入、觀護人與更生體系的追蹤,絕對有助于降低再次染毒的機會。

  因此,當局必須認真落實各種防治的措施,篩選出高危險人口、加強對這些犯罪率高者的監控甚至壓制,尤其要使其考慮到犯罪的代價。如果20幾歲犯下殺人重罪,要社會養一輩子,等于是間接鼓勵他們殺人。

  最近幾年,在安倍政權的強力推動下,大型企業對應屆畢業生顯示了前所未有的熱情,日本今春大學生的就業率高達94.4%,連續3年保持上升趨勢,女大學生就業率更是連續兩年超過男大學生,達到了95.2%。

  如果安倍政權能拿出解決應屆畢業生就業問題一半的勁頭,這些中年待業人員問題也有望緩解,畢竟日本還有很多業種都嚴重的人手不足,只是這些業種在以年齡為由將中年待業人員敬而遠之罷了。這就仿佛一個饑腸轆轆的人好容易弄到一碗面,卻因為是雞湯面而非最愛的排骨面而不肯再看第二眼。(蔣豐)

  我在監所擔任輔導老師,深深感覺到唯有對犯罪者某些強硬的作為,才使軟性的心理輔導或心理治療有落實的機會。甚至我在對犯罪者上心理課時,旁邊的干部還荷槍實彈戒護。有時因為有死刑等手段,犯罪者才會求助。我碰過幾件因為被求處死刑的犯人求助的案例,他們何等恐懼!我不會隨機隨意輔導,必然是深入檢視其犯罪史。治療、教化、假釋等手段,也一定要嚴格考察、診斷、處遇。

  請別再隨意用“隨機殺人”這個詞,警方、司法矯治單位、精神醫療體系如果誤以為既然是隨機的,只能被動聽天由命,問題必然無法控制。當局萬不可輕忽犯罪者及可能犯罪者的心態,務必以積極態度與強勢作為壓制,要他們為自己的錯誤付出代價。(彭懷真,作者為臺灣衛福部門心理健康咨議委員)

澳門百家樂網址原創新聞,轉載請注明出處!

网易彩票 伊宁市 | 博罗县 | 凤城市 | 江川县 | 扎兰屯市 | 塔河县 | 文昌市 | 大荔县 | 斗六市 | 西丰县 | 通州市 | 陈巴尔虎旗 | 浮梁县 | 柘荣县 | 海宁市 | 宁夏 | 涿鹿县 | 鹿泉市 | 凌云县 | 普兰店市 | 莱州市 | 张掖市 | 舟山市 | 黄骅市 | 乐平市 | 冕宁县 | 绍兴县 | 郯城县 | 广南县 | 阿勒泰市 | 巴楚县 | 吴旗县 | 毕节市 | 武陟县 | 东宁县 | 贡嘎县 | 渑池县 | 桦甸市 | 正定县 | 临朐县 | 成安县 | 广昌县 | 高陵县 | 慈溪市 | 合川市 | 洱源县 | 神木县 | 江孜县 | 玛沁县 | 甘洛县 | 重庆市 | 宝丰县 | 张家港市 | 沙雅县 | 成都市 | 嘉兴市 | 板桥市 | 禹州市 | 贵德县 | 霍邱县 | 陕西省 | 沁阳市 | 南投市 | 慈溪市 | 莱阳市 | 西华县 | 万年县 | 西峡县 | 通许县 | 三明市 | 布尔津县 | 湖南省 | 横峰县 | 银川市 | 松溪县 | 英超 | 图片 | 社会 | 崇信县 | 南靖县 | 廉江市 | 丹寨县 | 万山特区 | 自贡市 | 大埔县 | 普格县 | 册亨县 | 北碚区 | 资兴市 | 于都县 | 青铜峡市 | 吉安县 | 宁安市 | 乌鲁木齐县 | 呈贡县 | 东丰县 | 饶平县 | 平潭县 | 龙里县 | 曲周县 | 抚顺市 | 昌乐县 | 惠东县 | 徐闻县 | 三台县 | 德江县 | 灵宝市 | 北安市 | 教育 | 垦利县 | 宁波市 | 运城市 | 澄城县 | 仙居县 | 湟中县 | 项城市 | 玛沁县 | 张家口市 | 明星 | 广河县 | 娱乐 | 拉孜县 | 西乌 | 临高县 | 佛坪县 | 江孜县 | 九寨沟县 | 焦作市 | 界首市 | 绥棱县 | 阿瓦提县 | 诸城市 | 巍山 | 闵行区 | 聂拉木县 | 乌鲁木齐市 | 溆浦县 | 宝坻区 | 怀宁县 | 砀山县 | 义马市 | 德保县 | 永善县 | 民权县 | 绍兴市 | 廊坊市 | 镇巴县 | 万安县 | 新平 | 湘乡市 | 阜新市 | 渝中区 | 双鸭山市 | 红原县 | 金湖县 | 深圳市 | 墨脱县 | 曲周县 | 鄂尔多斯市 | 潍坊市 | 郑州市 | 从化市 | 韶山市 | 牡丹江市 | 沽源县 | 台东市 | 汕头市 | 鹿泉市 | 平江县 | 义乌市 | 双柏县 | 广平县 | 永安市 | 盐津县 | 孟村 | 南华县 | 土默特右旗 | 凭祥市 | 华蓥市 | 鄄城县 | 海阳市 | 利津县 | 靖江市 | 阿图什市 | 扶风县 | 吴川市 | 忻州市 | 天台县 | 辽宁省 | 乌恰县 | 苍山县 | 景洪市 | 万荣县 | 洛阳市 | 昌都县 | 天气 | 乌兰县 | 宜都市 | 合川市 | 临澧县 | 衡阳县 | 德保县 | 尉氏县 | 阿荣旗 | 甘洛县 | 荥阳市 | 尚志市 | 石渠县 | 中阳县 | 八宿县 | 蛟河市 | 孝感市 | 定边县 | 新干县 | 高台县 | 务川 | 黄陵县 | 鸡东县 | 肥城市 | 郑州市 | 永泰县 | 寿光市 | 峡江县 | 涡阳县 | 呼伦贝尔市 | 吉安县 | 河东区 | 石门县 | 镇宁 | 梁山县 | 密云县 | 宁阳县 | 宜宾市 | 外汇 | 阳曲县 | 樟树市 | 宣恩县 | 宽甸 | 玛沁县 | 海淀区 | 广西 | 安国市 | 文化 | 江口县 | 北流市 | 廉江市 | 保康县 | 肃南 | 海安县 | 通州区 | 沈丘县 |